上海有深度的互联网媒体

沪剧《敦煌女儿》5月份试首演 茅善玉用30秒完成

2018-04-16 13:02栏目:娱乐
TAG:

  上一分钟是25岁大学生,下一分钟是80岁老太太……原创大型沪剧《敦煌女儿》里,上海沪剧院院长茅善玉常常要在30秒里完成“变身”。为献礼改革开放40周年,由上海沪剧院携手国内金牌创作团队历时5年打造的《敦煌女儿》5月23日在东方艺术中心试首演。4月15日下午,《敦煌女儿》剧组邀请媒体和青年观众走进排练厅,提前品鉴剧中片段。

《敦煌女儿》排练现场《敦煌女儿》排练现场

  《敦煌女儿》讲述敦煌研究院第3任院长樊锦诗50年扎根甘肃大漠,穷其一生致力敦煌研究的人生历程,讴歌一代代敦煌人坚守理想的崇高情怀。15日演的是第一场,樊锦诗回忆与敦煌学奠基人之一常书鸿三击掌,场景闪回到她从北京大学毕业初到敦煌,数着莫高窟石窟编号,面对壁画悠然神往,兴奋于第一次睡土炕,没想到出门就被“狼”吓了一跳,而常书鸿则审慎地打量着年轻人,“太多人来了就走,这个女孩能待多久?”

  今年樊锦诗正好80岁。“我的年纪,离剧中樊锦诗的25岁与80岁差得有点远,要打动观众的心,表演得不断揣摩人物心境。比如樊老师提到把孩子放在宿舍里,每次下班,她远远听到孩子哭就心定,没有哭声会心慌,我们把这个情节写进剧本。”为了演好樊锦诗,茅善玉多次带队走进敦煌,感受大西北风沙和敦煌历史,采风途中还被蝎子咬伤。

  《敦煌女儿》历经5年打磨,从原来按照时间线性叙事变为如今倒叙形式,场景在过去与当下之间不停闪回,剧情要求茅善玉一个转身,便从25岁变为80岁,换装间隔只有30秒,“连戴个白发头套的时间都没有,换件衣服往身上一披,又出场了。”茅善玉尤为注意细节,过去时穿跑鞋,现在时穿皮鞋。演二十岁出头的樊锦诗,她扎扫帚式小辫而不是大辫子,凸显俐落干练,“樊锦诗年轻时很倔强,会唱‘我不是娇滴滴的上海姑娘’,激情澎湃;转眼到了80岁,没有时间画皱纹,要靠形体、眼神演出老年人的沧桑经历。年轻时唱腔相对高昂,委婉动听,老年时借鉴杨派唱腔,更加浑厚。”

  为打造一台高规格的现代舞台剧精品,《敦煌女儿》汇集一流创作团队,著名沪剧演员钱思剑、凌月刚、李建华分别饰演对樊锦诗的人生有重要意义的三个人:对樊锦诗无比挚爱、一生支持她的丈夫彭金章;代表“敦煌之魂”的常书鸿;敦厚老实、兢兢业业的段文杰。文华大奖、“五个一”工程奖、曹禺剧本奖获得者的杨林、曼君联合编剧,多次获文华大奖、“五个一”工程奖的张曼君执导,资深戏曲作曲家汝金山担任音乐创作。舞美设计刘杏林、灯光设计邢辛、服装设计王玲、舞蹈形体设计姚晓明都在国内外享有盛誉。

  “《敦煌女儿》有独唱、重唱、合唱,凸显诗化风格。”导演张曼君拿到剧本后做了很多思考,“沪剧是能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更大现代能量的一个剧种,它的歌唱、说唱与韵白,都非常有节律、有音乐色彩,而且它的姿态是开放的,因此用沪剧这个剧种来礼赞时代,礼赞英模人物,再合适不过,也契合‘诗句化’美学观。”在敦煌采风时,张曼君面对常书鸿、段文杰年轻到晚年时的照片忍不住泪流满面,她为《敦煌女儿》设定大写意、大抒情路线,“也许这与沪剧当年以生活流程、细节组装起来的编剧方法有所不同。我们在上海沪剧院这个平台上、在上海国际文化大都市的格局中搭建诗化的叙述方式,在天井式的光照下展现一个人一生的守护,将音乐艺术和视觉艺术有机结合在一起。观众看到的舞台将是空灵的,但充满丰盈的生活质感,同时又可以飞翔诗意的想象。”

张曼君指导《敦煌女儿》排练张曼君指导《敦煌女儿》排练

  张曼君透露,《敦煌女儿》前四场侧重生活细节,后来转向“泼墨”写意,“给我们的挑战和陌生感比较多,但在这个过程中会有收获,有收获的人生才是值得纪念的,就像樊锦诗一样。”排练现场,张曼君鼓励演员们,《敦煌女儿》将像沪剧经典《自有后来人》《芦荡火种》一样进行突破性尝试,为观众完美呈现讲述一个中华文化大美的故事。

  《敦煌女儿》已获得国家艺术基金、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市重大文艺创作资助项目,并入围2018年全国舞台艺术现实题材创作作品计划,计划11月在北京大学上演。北大师生对于沪剧演绎杰出校友充满好奇。中文系毕业生王柑琪看到演出信息立刻买了票。她表示自己是甘肃人,对莫高窟题材充满兴趣,樊锦诗又毕业于北大,这些因素都让她不想错过《敦煌女儿》。

  北京大学、华东师范大学、上海社会科学院、上海大学、上海海事大学等部分校友和学生代表也来到上海沪剧院看排练。一位上海大学女生坦言对沪剧了解不多,但她以敦煌莫高窟为研究课题,因此格外关注《敦煌女儿》。另一位男生去年去敦煌旅游,在当地博物馆看过樊锦诗的事迹介绍,“我是上海人,能听懂念白,不过唱词还有点困难,看了10分钟进入语境。”茅善玉抓紧机会做推介,“《敦煌女儿》还在排练状态,正式上演时灯光、舞美配合,会更加好看。我和大家约定,5月剧场见,一定要来哦。”